米的滋味

 

這陣子因為看中醫調理關係,飲食習慣改變許多–戒掉麵食,米飯也吃的多,一週大概可以吃掉2kg的米。

因為這樣才開始注意到米的味道,有的米特別香,有的米口感很黏,不同米的烹調也不一樣,這是以前從未注意的。而好米與廉價米實在差很大,現在在外面吃,飯ㄧ入口,就知道店家是否願意下本錢。如果連米飯都要省,其他菜也可想而知了。

既然米吃的快,我也不怕家裡屯糧過多,到處尋訪好吃的米。有朋友介紹、網路看到,就買來一試。這才發現台灣的農夫真的厲害,一樣米可以變出這麼多不同的特色,可惜大眾飲食習慣改變,越來越少人關心了。

很多人嫌有機米貴,其實我覺得比起來有機米是再划算不過,農夫一年只能2獲,還要辛勤照顧(沒看過網室有機米吧)ㄧ公斤不過百元,任你肚量如何大,放開吃也只等於外面一餐的價錢(也不可能一次吃完哪)

夏季涼爽衣著–蠶絲

  
最近花不少在夏天置裝上,著迷於「新」衣服材質–蠶絲和亞麻。蠶絲最初是去年冬天想找尋舒適的睡衣(至今仍在尋找),在momo上誤買了矜蘭妃蠶絲衛生衣,發現好穿好洗又不容易臭,於是整整一個冬天都離不開它。 

夏天到了又趁特價買了一套3件的蠶絲短袖內衣,薄薄的一層,雖然沒有棉質背心吸汗,但穿著感很舒服。上星期到台南時經過岱妮蠶絲,進去看看有沒有睡衣(依然不死心),順手又帶了一件背心。岱妮的質感的確比矜蘭妃好(貴)多,號稱110g果然觸感很好,不像矜蘭妃薄薄一片,但一樣舒適透氣。可惜我的背心已經不少,要多買實在買不下手,留著冬天再來買衛生衣吧。

蘑菇起司烤雞堡

20140219-090551.jpg

中午看eyio在廚房不知道忙些什麼,也不許我過去。等到我很餓時,突然"當當當"一盤精心準備的蘑菇漢堡出現在我眼前。原來,隔夜的烤雞胸加上蘑菇和起司竟然如此美味!

Rotterdam 一日

這幾個禮拜趕文章實在累的很,星期五時總算告一個段落,特別想出門去走走。今天起來天氣大好,決定直接沖鹿特丹(荷蘭的好天氣不等人)。因為我還蠻喜歡那邊逛街的感覺。當然,最重要的是…那邊有好吃不貴的飲茶。

今天的另一個目的是要去上次沒去的 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(當代藝術博物館)。這是一個很酷很怪很莫名又很傳統的地方(荷蘭人就是愛混搭),有很現代到看不懂的東西,有很實用的湯匙、水壺、登山杖和椅子等(說是design gallery),也有從海牙畫派到莫內、達利的畫作…真的看到有些錯亂。

溝通這檔事

上星期去參加ACP大學食物安全會議時,聽到一位與會者的發言,他說:我們非洲人不太會合作(collaboration)。開始時我沒有太注意這個發言,不過後來到Global Food Security conference時又聽到類似的說法,才讓我思考這件事﹣什麼是collaboration的能力呢?

今天和A老師討論時,他也說到社會學習也是需要competence的,包括學習者和促進者都需要。我才注意到,荷蘭似乎在「溝通」這檔事上花了不少力氣與技巧,像我七月時參加的interactive workshop也是這一類的。

梨農怨 http://ourisland.pts.org.tw/?q=node%2F1024

每次看到這樣的文章就讓人十分感慨,台灣高山農業問題有其政治經濟的歷史脈絡存在。林務局做法在方向上可能是好的,但是在執行上卻太暴力了,或許還有些急功近利。
政府在執行公權力時怎麼和黑社會差不多呢?我覺得歸結到最後,還是公民團體太少也太小,使得我們沒辦法好好討論、做長久的規劃,所以政府常常有這種先造成既成事實的做法(反正做下去你們就沒辦法翻案了)。最後演變成雙方只好”蠻力”相向。

在荷蘭發現他們很常討論政策,民眾的聲音也很強勢。不過我覺得他們也注重「如何達成共識、處理衝突」的方法(這點我以前沒注意過)。現在想想台灣的確很容易演變成對立..然後可能就是用蠻力解決(包括政府也是如此),實在不知道這是民族性、文化,還是什麼因素使得有這樣的差異?

idea: 公民就是關心大家的生活

在台灣,除了環境保護外,我很少聽到公民行動,似乎公民=環保=抗爭(另外課本上:公民=投票)。

可是來到荷蘭後,我才發現他們有很多不同的團體,關心生活中的不同事,從社區周遭整潔、自行車到食物安全。所以,一件事往往是由不同團體合力促成,例如自行車道就是在關心孩童安全的家長+關心都會社區環境+自行車愛好者共同完成。來到這裡,我才比較能體會到公民不是投票就好,而是真的大家聚在一起討論我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。

在台灣,大家都太忙了,忙的沒有空關心自己的生活,只能用嘴巴去關心,把很多決定丟給政治家(?)或公務員,最後再來抱怨(怪誰呢?)

林義隆

“我想像一個更進一步的社會. 這社會有很多有意識與行動能力的公民, 參加不同的環保團體, 只要有 100%的公民願意撥出一些時間關心一件事, 一件有關於環境的公眾事情…

如果台東, 有 50個人, 甚至 100個, 200個人關心不同的事, 不同的地區, 也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看著一些自然環境在流失, 常常已發生了才知道, 這樣就有點晚了!”

推一下台東荒野分會 http://sowtt.sow.org.tw/